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今日头条 > 正文

警察与孩子: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2017年06月01日 10:0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辛闻   

  编者案:“我的爸爸是警察!”拥有一个警察父亲,似乎是每个孩子最值得骄傲的事。然而身为警察的孩子,却很难像其他孩子一样尽情享受父母陪伴在身边的温情时光。他们要比其他孩子更早懂事、更早学会理解、支持父母的工作,而作为警察爸爸/妈妈,他们或许不够称职,有的时候甚至有些“狠心”,但他们对孩子爱的更加深沉。六一儿童节之际,让我们聆听警察父母与孩子之间的那些故事。

  不能让一个6岁的孩子没人管

  □讲述:应亚敏(浙江省建德市公安局杨村桥派出所教导员)

  整理:徐佳 余弦

  “代理爸爸”一词是同事、媒体给我叫出来的,其实我觉得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同时也是一位父亲,谁都不忍心看着一个6岁的孩子“没人管”。

  认识童童,应该是在2014年6月。当时我是建德市公安局寿昌派出所副所长,带队扫毒时抓获了贩毒嫌疑人——童童的母亲王某。在做笔录时,一度强硬的王某落下眼泪说的第一句就是:我不能坐牢。

  作为警察,我起初以为这是犯罪嫌疑人的惯用伎俩——苦肉计,但出于关心,我还是问了个究竟。一问再一查,我才知道,原来王某的丈夫刘某在2013年就因贩卖毒品被判刑,还被关押着,而户籍上显示他们育有一子,童童,2008年出生。

  父母都贩毒,孩子怎么办?我怒其不争,却也哀其不幸。审讯完王某以后,我一直放不下这个心结,便抽空去了王某孩子的住所,见到了童童及其保姆。一聊起童童的后续问题,保姆说起了心里话:孩子的父母都找不到了,孩子怎么办?不管他,我心里也难过,但如果管他,我自己生活也难过。

  童童出生后的第2年,这位保姆就带起了童童,因为童童的父母常不在家,保姆都是把孩子带到自己家照顾的。可是现在雇主找不到了,自己不仅拿不到工资,还要负担孩子全部的开销,而且她家本就不富裕。

  童童有一位中风的奶奶,左手不能动,走路也不方便,她说这个情况她想带童童也带不了。看着老人家简易的厨灶,我知道童童绝对不能由奶奶带。

  我又来到童童姥姥家。姥姥也是一口回绝:没办法,带不了。原来,童童的舅舅多次劝童童的母亲走正道,之前还给她还了十几万元的借款,但是童童母亲依旧执迷不悟,为此两家人几乎断绝了来往。而童童的姥姥与儿子住在一起,她说如果把童童接回来,儿子和儿媳要骂的。

  其实最伟大的是保姆,她虽然心里也着急,但还是一直悉心照顾着童童。从2014年6月开始,我放不下这个孩子,经常去家里看他,给他买点吃的,给保姆一点生活费。童童的生日是在7月份,按照规定,2014年9月就该上小学了。但由于童童的户籍在航头镇,要在寿昌镇上小学需要开具很多证明。但是我想,童童必须在寿昌镇上小学,因为保姆在这里。于是,我找到保姆家附近的一所小学,把童童的情况告诉了该校校长。经过多次沟通协调,终于在开学前给童童办好了入学手续,学校还给他减免了午餐费用。

  上学的问题解决了,但是童童的生活来源还是有问题。我又来回跑了很多趟,给童童办妥了低保和补助。

  童童很懂事。他跟保姆说,阿姨,你不要丢下我,你现在照顾我,等你老了,我照顾你。我给他送苹果,他会先给保姆阿姨一个。我带他吃肯德基,他吃完后还会偷偷放口袋里,给阿姨带回家。

  今年童童已经上三年级了,我基本每个月都会去看他一次,一直觉得他还是6岁的样子,好像也没怎么长个,但上一次童童走到我跟前,笑着说,你看,叔叔,我快到你的肩膀了。仔细一看,时间过得好快,童童已经有1.45米高,70多斤了。

  就在今年5月,童童的母亲出狱了,给我打来电话说感谢。我却觉得,我和童童的“父子之情”会一直延续下去的。

  长大后,她成了我的好帮手

  □讲述:吴之曦(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化学工业区分局八吉府派出所民警)

  整理:本报记者 杨槐柳 通讯员 冯 威

  到今年6月,大学毕业的网格员李岚昕在建洲村当我的搭档就满整整一年了。5年前,我认识她时,她还是个家境贫寒正在求学的孩子。我走村串户时发现了她家的困窘状况,曾悄悄通过村委会暗中资助这个孩子两年。没想到,她大学毕业后,成了我并肩战斗的好帮手。

  2012年8月的一天,我和建洲村的村干部一起入村走访,顺便给当年考取大学的学生发放录取通知书。建洲村紧临长江,村民多以种田为生,由于田地都在长江的江堤附近,汛期容易受灾,是远近闻名的穷村。穷村的学生生活、学习条件差,能考上大学实属不易。我注意到有个叫李岚昕的女孩考上了中南民族大学。听说李岚昕是独生女,2001年,她的父亲在工地干活时摔伤,身体右侧瘫痪,做过开颅手术,丧失了劳动能力。全家仅靠母亲一人在家门口洗车维持生计,一家人日子过得非常艰难。我回到所里,心里久久放不下,便决定给这个穷苦家庭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大学开学前半个月,我专门去了一趟李岚昕家,当时懂事的李岚昕正利用暑假勤工俭学,到附近一家木地板厂打工赚学费。我就跟她的母亲程春珍聊了起来,鼓励她好好培养这个大学生,临走时,我表示愿意每个月为李岚昕提供一些资助,以帮助孩子顺利完成大学学业。朴实的程春珍听了连连称谢,但表示,日子虽苦自己还能坚持。

  离开李家后,我当即找到李岚昕打工的那家木地板厂,向厂老板说明了女孩的情况,要求厂方体谅孩子,及时将打工工资发放到位。

  当年9月5日,李岚昕要去学校报到了,从建洲村到中南民族大学有30多公里,没有直达车。我想这个孩子肯定舍不得拿辛苦赚来的钱搭乘出租车,但拖着行李转车又相当不便。于是,我一大早开着自己的车,与村干部来到李家,一起将李岚昕送到学校。我跑前忙后,直到李岚昕报好名才离开,离开之前,我将李岚昕的行李搬到学生寝室,又将一个200元的红包悄悄塞到其母亲程春珍手中,我说:“孩子读书需要用钱,就当是补贴生活费吧。”

  回村后,我又找到村干部商议,我自己每月出资300元,以村委会的名义资助给李岚昕,唯一的要求是“保密”。我的想法得到了父母、妻子的理解和支持。就这样,李岚昕每月都会领到村委会发放的300元“补助款”。

  一晃两年过去,李岚昕顺利上大三了。不过,我暗中资助她的小秘密还是暴露了——一次与村干部聊天时,程春珍意外得知女儿每月领取的300元补助,竟是我从自己钱包里掏的。

  想到我是个普通民警,工资不高,程春珍找到我,当面表达谢意,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让我继续资助了。李岚昕听说真相后,也深受感动。

  去年6月,刚刚毕业的李岚昕听说化学工业区正在招聘社区网格员,决定回老家,做个为基层服务的工作者。通过笔试、面试,她脱颖而出,最终成为建洲村网格站的一名网格员,成了我的同事。李岚昕经常与我一起走村入户,采集村民基础信息,宣传法律、政策,为村民们排忧解难。

  “同学们都到中心城区找工作,你为什么愿意回到偏僻的村里呢?”村干部问李岚昕。

  她笑着说:“不少同学也这样问过我。当年吴警官和村里对我和我家帮助很大,我想报答他们。在哪里工作都一样,我现在能为全村643位乡亲服务,感觉挺有意义的。”

  没想到,我的绵薄善举会给一个孩子带来这么大的影响。李岚昕性格开朗,对工作又认真负责,村民们都很喜欢她,见面就拉着她问东问西的。去年夏天,武汉遭遇暴雨袭击,武汉市化学工业区的村湾受灾严重,刚上班不久的李岚昕每天跟着大家巡堤,积水最深处能淹没成人,村民都喊怕,她却坚持每天上一线,劝都劝不回。

  “能和吴警官做搭档,我很开心,我干一行爱一行,要干就干好。”她说。

  “傻孩子,我是爸爸啊”

  □讲述:高卫东(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公安局元宝山分局民警)

  整理:本报记者 陶 炜 张佳良 通讯员 欧海波

  那一年,你重新带着小孩子的视角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从此不能见生人,不能去人多的地方,还容易烦躁、发脾气。从此,你成了爸妈身边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从那之后我们带你出的最远的门是安定医院,我记挂你每天能不能按时吃药,害怕你不知道危险会让自己受到任何威胁。

  我想起过去的事,直到现在还特别遗憾,我是在你出生的第二天才看到你的黑眼睛,透着灵气,我一看到就欢喜得不得了,我的女儿,多神奇的自然规律,你带着我的血液和容貌来到这个世界,我一下子忘了昨天夜里巡逻时候的焦急和无奈,我抱着你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感觉生活和生命都充满了希望。

  后来你上了中学,某天,你在学校受了委屈,大概是老师因为你不能理解几何图形批评了你,回了家你还委屈地直哭:爸爸,我是不是个傻孩子?在学习这方面,我没严格要求过你。人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别让自己难过于不能做得面面俱到,你有你的不足,但也有你的强项,在爸爸眼里这样的你才是真实的你,就像爸爸从事的工作一样,在光荣的警队里,我做了30多年的社区民警,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多的是家长里短,但我仍然是一名自感荣耀的人民警察,你也永远是我深感自豪的好孩子。你要知道你无需在众人之中耀眼,我知道你在人群中的位置,你在人群中也知道爸爸的方位即可。

  自打你生病,爸爸的心情一度陷入低谷,我聪明伶俐的女儿怎么在一夕间变成这样,上天对我不公平,对你更不公平!在接受现实的过程中,我极度懊恼,从你出生的第一天开始,我便亏欠你,在你成长的过程中,我有太多遗憾,忙到忘记你的生日,从未参加过一次你的家长会,从没在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到学校看你表演节目,没在假日陪你玩儿,没有亲眼见证你第一次翻身、第一次爬、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喊爸爸。

  在接受你生病这个事实的过程中,我常常想,在工作和你之间,我的得与失究竟是什么?当你需要倾诉时,爸爸在单位加班;你需要咨询时,爸爸在执行任务;你有开心的事情要跟我分享时,爸爸也不在你身边;当我奔走在辖区处理一些群众的鸡毛蒜皮时,却忽略了我和你之间的距离。我失去了许多应该跟你在一起的时光,失去了体验你成长的机会,甚至失去了你的健康。

  有几次,我回到家,把警服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你指着衣架拽着我:警察!警察!我穿着警服,就系上了千家万户的大事小情,从此有了脱不掉的责任与义务,也因此充满对家人无法清偿的愧疚。女儿,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我也知道,你能理解我的职责与荣誉。生活向前看,在家里,我是你永远的父亲,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在工作岗位上,我是一名警察。想清楚了这一点,我还是为你感到骄傲的爸爸,也还是乐于走乡入户的基层警察。

  周末的阳光真好,光线照过你的发丝,你转过头冲着我笑:“妈妈!”我坐到你对面:“傻孩子,我是爸爸啊。”

  (备注:1998年,文中的姑娘突患精神分裂症,从此不敢出门,不敢去人多的地方。近20年过去了,接受很多治疗,依旧没有起色,当年已经读大学的她生病后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家里。)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