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女警 > 正文

于乐敏:让信访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

2017年09月27日 13:40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赵家新 吴劲松 江晓东   

在公安信访窗口接待群众。
在公安信访窗口接待群众。 


  ■人物简介

  于乐敏,江苏省靖江市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信访科科长,曾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先后获评“泰州公安信访工作成绩突出个人”“十佳政法信访服务能手”等荣誉称号。从事信访工作两年间,她成功办结了3起省厅交办的信访积案,办结率100%,还办结了12起疑难复杂信访件,累计办结各类信访件227起。

  ■人物特点

  充满激情、耐心细致、善于沟通、敢于较真,集热心、诚心、细心、爱心、责任心于一身。

  ■人生准则

  一朝从事信访,时时为民着想,办理每起信访件都要让信访群众从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大众点评

  于乐敏乐于为民解心结、架心桥,不愧是靖江公安信访窗口的“和谐使者”。

  ——靖江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 周如勇

  于乐敏善解人意,善于换位思考。她能把信访群众的怨声变成掌声,除了有过硬的信访业务、朴素的民生情结外,更有其独特的人格魅力。

  ——靖江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 沈君

  但凡群众信访,都是他们心中有解不开的“结”,每起信访件背后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辛酸故事。面对信访群众的埋怨,甚至质疑,她选择了耐心倾听,尽心办理;为办理一起外省人员的信访件,她打电话“追”着谈,达成调解意向后,连夜赶往800多公里外的河南郑州,使问题得到圆满解决。她以情感人、以理服人、以法示人,让陷入绝境的信访人重建生活的信心……她就是江苏省靖江市公安局信访科科长于乐敏。

  从事信访工作短短两年间,她成功办结3起省公安厅交办的信访积案,还办结了12起疑难复杂信访件,累计办结各类信访件227起。

  货车引擎盖上签下停访息诉协议书

  刘大明(化名)是一名河北邯郸的货车司机,常年在外跑车拉货。他因一起纠纷引发的轻伤害案而信访。

  2015年1月19日,刘大明接了一单从河北邯郸至江苏靖江的5万元货运业务。然而,货物拉到靖江后,供货方与收货方因货款结算方式产生了分歧,刘大明欲拉回货物时,受到了收货人薛华(化名)驾驶的私家车阻挠,使他摔倒在地致右手桡骨骨折。因为事发时,现场既没有监控又没有目击证人,双方各执一词,随后刘大明开始信访。

  刘大明在外跑货时途经江苏,便到省公安厅信访,而于乐敏要跟他了解情况,却又无法见面。

  “他到省厅一访就走,当我们与他联系时,他又在全国各地的路上运货,所以只能在电话里谈,而且他在跑车的时候往往无法接电话。”于乐敏说,这起信访件难就难在没有证据,并且当时警方对薛华驾驶的私家车勘验并没有发现碰撞痕迹。2016年7月7日,刘大明的伤情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

  “尽管没有证据证实薛华故意撞伤刘大明,但客观造成的伤情至少说明刘大明的伤和薛华的阻挠有关系。”于乐敏决定从民事赔偿的角度做双方的调解工作。

  刘大明一直在跑货,于乐敏的工作一刻也没停。2016年8月10日,经过于乐敏无数次电话交流,同时持续做薛华的工作,终于达成了口头协议,此时刘大明正在河南郑州拉货。

  事不宜迟。于乐敏和辖区派出所民警当天就出发,他们驱车10个小时、800多公里,于次日凌晨4点赶到了郑州,并在一家货场找到了正在休息的刘大明。

  “我真服了你们,没想到你们大老远都追到郑州来了。”刘大明清点了赔偿款后二话没说,趴在大货车引擎盖上签下了停访息诉协议书。事后,刘大明还寄来了锦旗和感谢信。

  “办理信访件就像清账一样,清一件少一件。”于乐敏说,办理省公安厅交办的3起信访积案,有的是兄弟姐妹间的陈年积案,还有涉及外省人员的,办起来着实费时、费事、费神,好在都办结了。

  即便注定“无言的结局”也不轻易放弃

  王娟(化名)是于乐敏2015年8月从事信访工作接待的第一个人,至今,于乐敏仍在跟踪“服务”她。第一次接待王娟,于乐敏就从下午2点一直持续到了晚上9点,事情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于乐敏的想象。

  王娟和现任丈夫张凯(化名)系组合家庭,自2008年起他们之间的矛盾就没有停过,仅110报警有记录的就达39次。尤其棘手的是,2011年9月8日,王娟因琐事与张凯发生争吵,被热粥烫伤了眼睛,最终经过眼角膜移植才恢复了视力。为此,警方对张凯出具了《家庭暴力告诫书》。

  2015年2月14日,王娟与张凯再次因琐事发生打架,致王娟眼球破裂。这次,王娟强烈要求追究张凯的刑事责任。因她的伤情构成轻伤,警方侦查终结后,此案移送到了检察机关。此事本应告一段落,但却又节外生枝。

  今年5月11日晚8点,风雨交加。王娟带着8岁的孩子跪在检察院门口,要求对其伤眼进行补充鉴定。

  “王大姐,你有诉求,可以按程序走。你不能这样做,再说,你不为自己也该为孩子着想。”于乐敏闻讯赶到检察院,她在大雨中一直劝到了次日凌晨2点,又将王娟和孩子送回了家。

  6月13日,王娟的眼伤补充鉴定意见为重伤二级。目前,案件已进入法院审理阶段。于乐敏说,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家又要散了。

  要说办理王娟的信访件让于乐敏有说不出的滋味,而李强(化名)的信访件则让她感到格外纠结。

  今年42岁的李强,1996年9月23日,因船运货物排队与人发生争执,从码头跌落至船甲板上,致高位截瘫。然而,李强事发后并没有立即报警,从而留下了后患。

  “李强信访件时间跨度长达20年,并且他执意拒绝调解,加上报警不及时,证据缺失,办理难度非常大。”于乐敏说,如今李强本人身患癌症晚期,他的父亲因食道癌于去年去世,本来早已中风瘫痪的母亲今年2月也因脑溢血去世,着实让人同情,能做的只有尽力安抚。

  “解决低保、开展大病救助、上门看望……”于乐敏说,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但如今只能无奈地面对“无言的结局”。

  面对涉法信访常常“得罪”自己人

  涉法信访占了公安信访工作量的“大头”,办理过程中有时少不了对当事民警追责,依纪依规处理,就要“得罪”人。

  “‘得罪’自己人不是我的应有之意,但是涉法信访高度敏感,群众关注度高,我们必须‘一碗水端平’。”于乐敏说,只有严格规范执法,才能从源头上减少和避免涉法信访,否则很容易留下“后遗症”。

  “得罪”自己人的事于乐敏最不愿面对,但面对群众的信访投诉她必须依法办事。今年5月初,于乐敏接到一起信访投诉,反映某派出所民警接处警不作为。

  “群众有反映,就必须认真查!”随即,于乐敏调取了执法记录。经了解发现,该所民警处警时,当地村干部提出了自行调解处理的请求。但是,调解未果后,当事人再次报警,民警再次出警。然而,按照接处警规定,民警必须佩带执法记录仪,但是,第一次出警的时候,执法记录仪出了故障,没有留下记录;第二次出警的时候,因为没有调换执法记录仪,同样没有留下执法记录。面对群众的投诉,民警有口难言。

  “第一次故障,事发突然,情有可原。但第二次没有及时调换执法记录仪,责任在民警,应当视为有效投诉。”在局里召开的“督察告诉你”执法通报会上,该派出所领导和民警受到了通报批评,并被责令向信访人当面道歉,挽回影响。

  “追责不是目的,是为了倒逼民警自觉规范执法行为,我们必须严格要求。”于乐敏说。

  为了及时掌握群众的涉法信访诉求,于乐敏开通了信访、下访、电话、网络四种接访渠道,赢得了当事人的信任。即便当事人半夜打电话给于乐敏,她都认真做好记录。

  “钝化矛盾不能‘踢皮球’,方法不能简单化,更不能急躁。”于乐敏在做好日常信访工作的同时,先后梳理出了34起疑难复杂信访件、涉及71人,还推动信访工作列入全局综合考评体系。她说,信访“清零”是她的目标,也是责任。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