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女警 > 正文

加拿大女警的开路先锋

2018年01月16日 16:02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01期   作者:王卫平 吴新明   

加拿大女警。
皇家女骑警。

  贝福·布桑在其职业警察生涯中创造了多个“第一”。2006年,她在做退休计划时,迎来了她人生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时刻——被邀请担任皇家骑警的最高领导职务总监。她同意暂时接受这个职位,直到尽快找到另一个人选。“这是一个天大的荣耀!”她说,她最美好的回忆是与同事共事的日子,“每当结束一天的工作时,最重要的是同事间真挚的友情和彼此的信任。”

  加拿大皇家女骑警由来

  1974年9月16日,加拿大各地的32名女性在同一时间宣誓成为警察,这是加拿大皇家骑警历史上的里程碑。这些女警于当年9月18日、19日到达皇家骑警培训学院开始了新警训练,于1975年3月3日毕业。19世纪九十年代起,皇家骑警的妻子一直被称为“第二个男人”,她们为当警察的丈夫做文书工作、为犯人做饭以及做一些其他辅助性的工作,她们在幕后所作的贡献一直为皇家骑警和公众所铭记。也是在这个时期,出于管理女犯人,特别是押送女犯人的需要,皇家骑警开始雇用妇女做女舍监和狱卒。

  在皇家骑警的发展历史中,在偏僻地区由一至两个男人组成的警察岗位上,他们的妻子为支持他们的工作,承担起一系列警务职责,通常是接警、接听投诉、搜捕女罪犯、为犯人提供餐饭,也负责为来访的官员安排食宿。

  1974年5月23日,皇家骑警总监那顿宣布皇家骑警即将开始接受女性入警申请,职务涉及日常警务职责的工作。皇家骑警开始在全国招录第一支女警队伍,共有32名女警组成了第一支女警队伍,号称为“第十七支队”。

  女警在皇家骑警队伍中的地位不断提高,每年女警的人数呈增长趋势。据加拿大警方统计,1986年女警在全国警察总人数中所占比例不足1%;2006年,女警所占比例为6%。2015年,是女警在警察队伍中地位提高幅度较大的一年。2005年到2015年期间,女警的比例提高了一倍多,即从2005年的5.5%上升到2015的12.4%,是有史以来比例增长最快的时期;2016年,女警所占警察人数的比例超过了21%,而在高级警官队伍中,女警比例高达13%。

  目前,女警约占皇家骑警警察总人数的五分之一,在高级警官中的比例也持续增长。历史上皇家骑警第一个女总监是贝福·布桑。贝福总监于1974年大学毕业后加入皇家骑警,于2006年12月上任总监。

  凯瑟琳·瑞恩于1900年1月5号在西北地区的白马骑警分队任职,协助西北皇家骑警监看女犯人。她是被皇家骑警特招的第一名女警。

  在二十世纪初期,皇家骑警大多招聘女性做痕迹检验和实验室技术人员。1946年,弗朗西斯·麦吉尔博士被任命为皇家骑警第一个荣誉外科医生。

  在1922至1942年间,弗朗西斯任萨斯喀彻温省法医鉴定实验室主任,在医学领域、法医学和病理学方面与皇家骑警有多年的工作联系。

  专业人士对加拿大女警的调查研究

  加拿大的警察文化一直是树铮铮血骨、钢铁意志的阳刚之气。莱斯利·白考斯是加拿大西部大学研究社会学的博士生,在其刚刚发表的研究女警的论文中,提及她对来自安大略省警察局的15名女警做的采访,令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警界这种准军事环境要求所有警察必须对法律绝对地忠诚”。在她看来,影视中具有超人般健硕、彪悍的身材、勇追罪犯的英雄式警察人物的形象并不是现实中所有警察的真实形象。公众需要改变对警察这个职业固有的成见。维护公共安全、社会安定要求警察拥有各种技能,希望他们有共情心,时刻把他人放在第一位。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公众期待有更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加入到警察队伍,期待对警察文化和工作环境进行改善,期待这种改善也会逐步对公众产生影响。

  女警的地位越来越高,形势发展越来越好,她们有了更多的发言权,但是,女警的人数仍然需要增加。在过去十年中,警察文化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充当新警指导官的警察不再只是男警察的专职,而在五年前,情况完全不是这样。那时,无论是在多大的警察局,女警常常感到必须经过自己很大努力来证明自己和男同事是平等的。上世纪七十年代警察队伍中一直存在对女警的歧视现象。女警会因为公开反对已经成文的政策和行政管理模式而在工作中或社会上受到孤立、甚至惩罚。那些发现自己工作环境没有性别歧视现象的女警也往往认为自己是“男警察中的一员”,自己的性别被身边众多男同事“遮住”了——如同自己是透明的,就像不存在一样!尽管如此,女警对工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她们热爱自己的工作,在工作中总是全力以赴,力争做得最好。

  在莱斯利·白考斯博士所做的研究中,剖析了女警之间恃强欺弱和内斗的情况,他们在工作中力求做得比男同事更有能力、做得更好,许多被采访的女警承认,他们对在面临性别歧视时是否求助曾经犹豫过,担心自己会被男同事视为“软弱”,这或许是阳刚之气为警察文化特质对女警身份地位感知的影响。在现今这个时代,女性有充分的理由作出自己的职业选择,有充分的理由为自己的职业发展和晋升争取机会。或许在地方规模小的警察局是男警察的世界,但是,在省一级的规模大的警察局,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

  安大略省警察局长协会发言人乔·库托在其2014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谈及安大略省警察中的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所面临的现实问题。他认为尽管在警务日常工作和领导职位上,女警人数大有增长,但是,传统的警察文化仍然鼓励警察文化需要充满阳刚之气。对于那些不具有男子汉钢铁意志和气概的警察来说,要通过职业训练出他们的警察归属感是非常困难的。众所周知,我们平常所说的社区警务,与其说目的是打击犯罪,不如说是预防犯罪,负责社区警务的警察就应该是能够代表社区和反映需求的人。”

  谢丽尔·乔伊斯

  作为加拿大第一支女警、番号为第十七女警大队中年龄最长的女警,29岁的谢丽尔·乔伊斯负责对这支女警支队的监督工作,工作任务包括监督女警支队的纪律、警容风纪,并负责每天向警士长做工作报告。

  乔伊斯回忆说,警士长每天都会从他的办公室里向她喊道:“乔伊斯,过来!”。然后乔伊斯就赶过来把每天的考勤表交给他。

  “作为一支队伍,我们经历了曲折与顺利,但最终我们在一起合作得很好,”她说,尽管当时的内心压力巨大,现在每当回忆起那段工作经历,总觉得非常兴奋、有趣、令人难以忘怀。

  1974年月9月16日宣誓就职后,她做过五年多的教官,她最后一次的工作任务是与警察和社区分享恢复性司法原则,之后,她将以一个英语教师的身份退休。

  恢复性司法是一种认为犯罪和冲突对人的心理和人与人之间关系造成伤害的理念和方法。这是一个非对抗性的、非惩罚性的方法,强调对受害者的心理治疗和对罪犯的责任的追究,旨在鼓励公民参与营造更健康、更安全的社区,通过包容、开放式的交流和追求真理的理念来达成公平、有意义和令人满意的结果。这是她在退休前最后一次作为全国首批恢复性司法协调员开展工作。她在努纳武特的二十三个不同的社区走访,与土著长老和社区志愿者一起交流如何更好地解决社区非刑事冲突问题。

  她说:“我喜欢这种因为有我的参与而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的感觉。”。

  乔伊斯三十年的警察职业生涯起步于埃德蒙顿西部的斯托尼平原,作为斯托尼平原地区支队的第一个女警,最初,迎接她的是同事和公众的好奇,当她走在队伍中时,秘书处的工作人员的第一句话是:“原来你长得是这个样子!所有人都在后面等着看你呢!”

  回顾自己的警察职业生涯,回顾她经历的十三次职务调动,乔伊斯甚至不需要花一点时间来说出让她最自豪的是什么。

  从她家里每个房间墙壁上挂的每件土著人艺术品,就能感受到她对土著人、尤其是因纽特人那种割不断的特殊情愫。上世纪八十年代她去拜访第一个因纽特社区,当时,一个因纽特妇女送给她一个北极锥形石堆的墨蚀刻。乔伊斯说,这个物件让她非常难忘,后来这个妇女回到学校学习“记录因纽特人的历史”。

  她说:“帮助受害者的心灵创伤得到愈合的过程,自己的内心也受到很大触动,也禁不住流下热泪。我的工作最终能帮助他们重新认识到自己文化的宝贵,并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好的变化,他们由此对我产生敬意和感激,这是给我的最大回报。”

  贝福·布桑

  贝福·布桑不仅是加拿大加入皇家骑警的第一批女警中的一员,她后来还被任命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第一指挥官、皇家骑警的第一个女总监、第一个被授予不列颠哥伦比亚勋章的警察。她也是荣获全国警察模范勋章的总监,2006年,她被任命为加拿大执法界最有权力的女性之一。

  贝福·布桑曾经是新斯科舍省达特茅斯市的一名教师。1974年5月23日,在她开车去工作单位照顾需要特殊帮助的孩子的路上,从广播中听到加拿大皇家骑警招收女警的消息,她碰巧开车经过当地的警察支队,便下车去取了一份报名表。后来她回忆道:“这就像是命运把我拉向了另一个方向。”

  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23岁的贝福与其他31个新女警组成了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女警支队——第十七支队,她成为萨斯克其温省首府里贾纳市的第一个皇家骑警的女警。

  她本人也没有料到,在经历了充满冒险与刺激的警察职业生涯的三十多年后,她于2006年底成为皇家骑警的第一位女总监。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女性选择工作的机会很有限,贝福渴望通过帮助他人改善他人的生活,于是她决定从事教师职业。 

  在当时,女警支队为皇家骑警培训学院吸引来了很多媒体,女警们都希望自己和男警察一样受到同样的待遇,但是,当时一个媒体接着一个媒体地造访,简直令她们应接不暇。这32名女警在同一个战壕里同甘共苦,相互之间结成了亲密的战友情谊。她们都是很了不起的女性,冲破了种种障碍和困难,在各自岗位上做出了突出的成绩。40多年来,她们一直保持每5年团聚一次的习惯。

  在培训学院完成培训后,贝福便被派往当时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舒斯瓦普湖旁的萨蒙阿姆小镇,这也是她和她的丈夫退休后选择居住的地方,不过现在这个小镇已经发展成城市规模了。

  在工作的最初几个星期,她发现自己工作中有诸多的不方便,作为唯一的女警,找个地方住都很不容易。那时候,人人都争着想看看女警长得什么模样,贝福俨然成了“一道风景线”。那段日子是温暖而又充满冒险的。警察局对她没有任何特殊对待,就象对其他男警察一样,也安排她值夜班,她独自一人在最近的支队所在区值夜班。

  在参加工作十三年后,贝福终于迎来了第一次晋升。当她回忆这段时光时,她笑着说自己起步晚,但是,也正是这十三年一线实战工作、特别是刑事侦查经历的磨炼为贝福后来事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一般性警务岗位工作了两年后,她被调入禁毒支队,后来,又从事打击诈骗犯罪、毒品犯罪以及重大犯罪的侦查工作,这些重大犯罪包括性侵犯和杀人案,她在刑事侦查工作方面做出了突出成绩。

  1990年,她获得了法律专业的学位,转而从事皇家骑警行政方面的工作,担任内部事务检察官。因为怀念刑事侦查工作那段辛苦但很刺激的时光,两年后,她被皇家骑警任命为第一个女调查官,重新做起了刑侦工作。

  贝福在被问及她的职业发展经历时,她说:“我的上司没有因为我是女性就对我另眼相待,我真的很幸运!他们要求我努力工作,而这正是我的最爱!”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她经历过九次工作调动,先后在萨斯喀彻温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渥太华市、安大略省工作过。她最终嫁给了一个丧妻并带着两个小孩的骑警,她将这两个孩子视为己出,她的一个女儿现在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皇家骑警的警官。

  “我一直提醒我女儿,每天都是你为他人带来转机的机会,成功是由你所作出的贡献以及他人对你的领导力的评价来衡量的、而不是由你的警衔、地位来衡量的。”

  问她最值得骄傲的是什么,她说,是当皇家骑警面临巨大压力和批评的时候,皇家骑警的全体工作人员,包括警察和文职人员,接受了她的领导。她同第十七支队31名女警堪称皇家骑警的开路先锋。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