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女警 > 正文

我愿做丈夫最温暖的依靠

2018年03月27日 15:20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06期   作者:郑欣 霍枫   

甜蜜回忆。
甜蜜回忆。

  不到30岁就得面对丈夫因公负伤被高位截瘫的残酷现实,身高不足1.60米却在丈夫受伤后的20年间独自撑起了一个家,面对生活的种种苦难,她用微笑告诉人们什么叫坚强,她就是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公安分局政治处民警叶良明的妻子龚家玲。20年间,对丈夫、对女儿、对老人,龚家玲付出了全部的心血。

  正是这份20年如一日的付出让龚家玲收获了来自社会的诸多认可:2011年当选为“重庆市第三届道德模范”,2012年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五好文明家庭”;2013年、2014年当选“渝北区好妻子”,2015年被公安部、全国妇联评选为“好警嫂”……

  沉甸甸的荣誉背后是抹不去的酸甜苦辣。近日,笔者就走进龚家玲的家,听她讲述这段不寻常的经历……

  平凡日子小幸福

  “我从小对穿制服的人就很有好感,可以说很崇拜,我和良明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当时他还不是警察,是江北县政府的一个治安员,但也是穿制服,我觉得他不错,他也觉得我可以,慢慢地就走在一起了。”说起自己和丈夫的相识,龚家玲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她笑言,虽然认识的方式很“土”,但两人相恋、结婚都很顺利。婚后一年,女儿叶薇出生,1992年,丈夫叶良明通过公务员招考,成为一名人民警察,两人的小日子谈不上很富裕,但也是其乐融融。

  据龚家玲回忆,成为警察后的叶良明因为主要在乡镇派出所工作,所以总是很忙。“那时候乡镇派出所人少,一个派出所也就三四个人,良明几乎啥子都要管,内勤、治安、户籍,有时候下个村,来回就是好几个小时。”龚家玲说道。为了让丈夫没有后顾之忧,龚家玲几乎包办了家里所有的事务:地里的农活、家务、照顾孩子……“我们那时候都是这样,谁有时间,就多顾着家里点,良明是个对工作很负责的人,啥子都要亲力亲为,我也理解他,平时生活上,能多照顾点就多照顾点。”龚家玲说道。

  转眼间到了1997年,当时叶良明已经调回了离家很近的白岩派出所工作,女儿叶薇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就近在离派出所不远的白岩小学读书。龚家玲还记得,因为当时派出所实在人少,自己有空的时候还会在白岩派出所办公室帮忙接个电话,日子过得平静而充实。

  本以为这样的平静将一直延续下去,没想到一场飞来的横祸改变了这一切。

  一朝横祸从天降

  那是1997年冬天,龚家玲还记得,当时叶良明他们因为参加一场专项行动,每天早晚都要出去巡逻,加上临近元旦,节假日的治安要求就更加严格了。当年12月30日晚上,刚吃过饭,叶良明就带着两名联防队员照例出去巡逻了。

  “当时也是凑巧得很,原来的所长工作调动已经去新的单位报到,新所长还没来,其他两个同事又正好被抽调到分局,平时整个所里就只有良明一个人,当天晚上也是这样,为了预防有报警电话打来,我就带着薇薇在派出所值班室待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龚家玲这样说道。

  晚上10点多钟,龚家玲听见外面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警笛声,她正在寻思着这么晚怎么还拉警笛,就听见外面有人喊她:“家玲快出来,叶良明出事了!”她赶紧出门查看,只看见丈夫躺在车上,浑身都是血。“当时我只听到别人说他是被枪打了,又看到那么多血,整个人都懵了,赶紧把薇薇托付给信得过的邻居,然后就跟着警车一起去了乡卫生院。”龚家玲说道。

  没想到,乡卫生院院长一检查,就跟龚家玲说叶良明伤势较重,乡卫生院无法处理,让她赶紧转到城里的医院,并帮他们拨打电话确认好急救车。“因为白岩离城里远,那时也没有高速路,所以当时就跟区医院那边说,他们的急救车从城里出来,我们这边的车往城里走,约定在石船碰头。”龚家玲回忆道,为了防止叶良明在路上有突发状况,乡卫生院院长也跟龚家玲一起出发去石船。

  几经波折脱危险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当天的路途也几经波折,轮胎爆胎、大货车挡路,凌晨4点钟,叶良明终于被送到了区医院,为了让丈夫尽早得到治疗,心急如焚的龚家玲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与另一名联防队员一起,将重伤的叶良明直接抬上了五楼找医生。

  经过两个小时抢救,叶良明的伤口还是无法止血,当时区医院的医生给了龚家玲两个选择,一是赶紧转送到市里医院,但当时过去要几个小时,中间有什么突发状况无法预料。二是尽区医院最大努力抢救,但能不能救过来,也无法保证。看着血肉模糊、人事不省的丈夫,龚家玲咬咬牙:“与其在这里等着,不如搏一把试试,所以我坚定地告诉医生,我要送市里医院,我要拼一下!”

  在她的坚持下,区医院紧急联络市急救中心,当天早上11点左右,叶良明被送到市急救中心,通过三个小时的抢救手术,他的情况才暂时稳定。

  这时候,龚家玲才知道了丈夫受伤的缘由:因为制止两个非法捕猎者,叶良明在追逐中被转过身来的嫌疑人用火药枪击中了右胸部,一段肋骨被打成粉碎性骨折,脊椎受伤极重,而且伤到了神经,多颗铁砂弹遗留在身体内,肺和食道也有损伤。市急救中心的医生告诉龚家玲,按照叶良明的伤势,即使以后脱离生命危险,恐怕也要在轮椅上度过。

  “当时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后来的事,我只是觉得,无论什么代价,我也要救他,他没了,这个家就散了。”回想起当时的心情,龚家玲这样说道。幸运的是,虽然过程波折,经过半个月的抢救,叶良明终于还是挣脱了死神。

  漫漫求医心酸路

  从叶良明受伤那一刻起,龚家玲就一人承担起家庭的重担。“那段时间,娃儿都是家里的老人带着的,我基本天天在医院,他刚受伤那个星期,我基本上没合过眼,生怕他有什么闪失。”龚家玲回忆道。到了第八天,龚家玲实在熬不住,就跟陪护的护工交代了注意事项,准备小睡下,没想到等她醒过来,却发现护工不知道到哪儿去了,而叶良明原本满满的输液瓶早已空空如也。“当时良明因为失血过多,常规的位置已经找不到血管了,都是从心脏附近扎针进去,那时候看到输液瓶空了,我也吓坏了。毕竟空气不能进血管,还是心脏附近的血管,我赶紧叫医生,医生过来紧急处理后,也把我说了一顿,我当时心里可委屈了,但还是得忍着。”龚家玲回忆道。

  后来,当叶良明脱离生命危险后,后期的一些治疗仍旧在市急救中心进行,那时候,丈夫做检查需要在床与轮椅间转换,都是龚家玲一个人抱着他。“开始几次也是找护工,可是需要收费,5元钱一次,我觉得太贵了,就打算自己试试。让良明抱着我脖子,我一点点把他挪到轮椅上,试了几次觉得还可以,后来就一直是我抱着他上下轮椅。”龚家玲说道。

  为了帮助叶良明早日康复,龚家玲也多方打听各种方式,听说大坪医院有高压氧舱对脊椎伤势有利,她立刻将他转到大坪医院。“当时没有医学常识,总觉得高压氧舱把经脉疏通了是不是人就可以站起来了,而且想着大坪医院专门研究战创伤,肯定在枪伤上有研究,抱着很大的希望就去了,可住了三个多月,还是没有好转。后来,又听说北京博爱医院在这方面有研究,在分局领导的支持下,我们也去了。”龚家玲说道。

  在北京,医生削平了叶良明中弹的脊椎,又取出了9粒铁砂弹,但叶良明体内仍旧还有20余粒铁砂弹无法取出。

  不离不弃顾丈夫

  1998年5月,重庆市公安局颁发命令为叶良明记个人一等功。1999年2月中旬,经过一年多的辗转治疗,叶良明和龚家玲回到渝北,开始面对受伤后的柴米油盐。

  直到现在,龚家玲还记得自己回到渝北时的情景。当时,为了方便叶良明看病,渝北区公安分局按照当时的政策,帮他们解决了一个优惠购买集资房的名额,让他们在翠湖路附近优惠买到一套住房。

  “当时我们下了飞机就直接去了新房那里,那也是我第一次去,房子里什么家具都没得,是良明同事给我们搬来了一张床,又给了我们两床被子,让我们安顿下来。我还记得当时是腊月二十八,隔壁的邻居给我们送来了一块腊肉,我们就这样过了一个简单的年。”说起战友们对自己的帮助,龚家玲至今铭记于心。

  1999年9月,女儿叶薇也从白岩小学转到渝北区实验二小(如今的金港国际小学),一家人终于团聚在一起。因为高位截瘫的缘故,叶良明生活不能自理,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间,龚家玲每天的日子重复而单一:早上6点钟起床,做好早饭,催促女儿起床、洗漱、吃饭,送女儿上学,回来后又把饭热好送到叶良明床前,一口一口喂他吃完,自己再简单吃点,收拾完毕后再出去买菜、煮饭,然后就利用从北京学回来的按摩手法给叶良明按摩。按摩完毕,也差不多到了女儿回来的时间,一家人吃过午饭,稍事休息,等女儿下午上学后,碰上天气好,龚家玲就会推着叶良明到室外散散心,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也是因为高位截瘫,叶良明经常大小便失禁,每一次,龚家玲都耐心地为他清洗干净,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有时候一天要换上四五次,但龚家玲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那时候,因为受伤的缘故,叶良明的脾气不太好,有时候龚佳玲动作稍微慢一点,叶良明就会发脾气。“有时候他吼起来,我也觉得委屈,当时也有旁人跟我说过,实在不行就离婚。可我自己从来没动过这个念头,我是个思想传统的人,既然嫁了他,无论怎样,都要跟他在一起。更何况,我了解良明,他脾气差是因为受了伤,我总不能跟一个病人斤斤计较。”龚家玲说道。

  在她的悉心照顾下,叶良明渐渐恢复了生活的勇气。为了早日能自己坐起来,叶良明坚持每天举哑铃增强臂力。一个周末,正在厨房里做饭的龚家玲听见丈夫激动的声音:“老婆,薇薇,快来看,我能自己坐上轮椅了!”龚家玲和女儿赶紧跑到卧室,看到刚刚还躺在床上的丈夫稳稳地坐在了轮椅上,龚家玲哭了,一家三口紧紧搂在一起高兴了很久。

  含辛茹苦育女儿

  20年间,除了悉心照顾丈夫,女儿叶薇的生活也主要由龚家玲照顾着。1997年,叶良明出事的时候,女儿叶薇只有7岁,刚刚上小学。“当时薇薇还小,良明还在市里医院辗转看病时,她由老人带着来了好几次,她只知道爸爸受了伤,但具体情况也不知道。每次来,看见爸爸就掉眼泪,我跟她说,妈妈要在医院里照顾爸爸,让她在家好好听话,她也不说什么,一个劲点头。”想起当时的情形,龚家玲很是欷歔。

  从女儿叶薇上学的第一天起,龚家玲就交代了她每天上下学路线。“没办法,我要在家照顾良明,所以每天只有早上送薇薇上学,中午、晚上放学我都是让她和同学一起,但有时怕她回来晚,我就给她约定好路线,万一时间晚了,我出去接她,也不至于在路上错过。”龚家玲说道。

  飞来的横祸虽然打破了小家庭的宁静,但却打不散一家人的感情。后来,随着年纪长大,叶薇也渐渐成为母亲的帮手,碰上天气好的周末,只要做完了作业,叶薇就会主动要求推着爸爸出去散步。“别看她小小的个子,还真是有点力气,我记得是她十岁左右,有天下午推着她爸爸出去转,先是到了绿梦广场,然后从那里又去了江北机场,后来又推着爸爸从双凤桥、北大街回来,那次良明回来说后,我都不敢相信,平时就算我出去,都不会走那么远的路。”说起女儿的懂事,龚家玲很是感慨。

  时间飞逝,如今,女儿叶薇也顺利大学毕业,去年,她也通过考试,成为区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务文员。

  说起对未来的希望,龚家玲脸上充满着自信。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