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女警 > 正文

王红:刚毅“女汉子” 柔情女所长

2018年05月31日 10:18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周文学 吴钦钦 王芳   

  走进贵州省贞丰县公安局,当得知采访对象是一位生于1987年的派出所女所长时,我不免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女性才能从众多优秀民警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派出所所长?她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正想着,一名年轻女警走过来:干净利落的短马尾、笔挺的公安制服、铿锵有力的脚步、豪爽洪亮的嗓门……我断定她就是我的采访对象:贞丰县公安局连环派出所女所长王红。

  “女汉子”的藏蓝警察梦

  小时候,电视剧中女警的飒爽英姿,总是让年幼的王红羡慕不已,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是她儿时的梦想。在她心目中,与女孩子的“红妆相比”,她更爱那份有责任有担当的“武装”。高中毕业后,因为父母的坚持,王红无奈按照父母的意愿报考了师范院校。毕业工作后,成为一名警察的梦想在她心中愈发坚定。于是,通过招警考试,王红穿上了那身梦寐以求的制服,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2011年进入公安队伍后,王红先后奋战在派出所、刑侦、禁毒等警种一线,干过内勤,办过案件,当过社区民警,也做过卧底抓捕毒贩。每解决一起纠纷,每调解一个矛盾,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都让她充满成就感。她将工作职责上的“刚”与女性特有的“柔”有机结合,获得辖区百姓、同事及领导的一致肯定,因工作突出,她先后荣获个人嘉奖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荣获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先进禁毒工作者”称号。

  “一穿上这身警服我就觉得特自豪,全身上下也有着使不完的劲。”王红笑着说。因工作出色,2017年8月,年仅30岁的王红担任贞丰县公安局连环派出所所长。连环乡位于贞丰县南部,少数民族居民众多。要当好连环派出所所长,处理好辖区群众的矛盾纠纷,维护好辖区社会治安,绝非易事。

  当时,很多人质疑:这么年轻,又是个女娃娃,行吗?王红一声不响,默默挑起肩上的担子,身先士卒地和大家摸爬滚打在一起,巡逻、走访、办案、抓捕……别人不愿干的她乐意干、抢着干,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所里的两名民警及6名辅警竖起了大拇指。

  群众有困难,她记在心里,帮在手上;群众有矛盾纠纷,她及时走访,公正调解;群众的牛马被盗,她奔走调查,极力挽损。因为热心宽厚的性格,过硬的业务能力,以及妥善化解矛盾、取得群众理解和支持的能力,王红在短时间内成为辖区群众的贴心人。

  做卧底抓毒贩,机智果敢直面危险

  面对危险度极高的犯罪嫌疑人,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受伤甚至失去生命。在多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虽然深知危险,但王红从未退缩过。

  2017年10月,王红协助禁毒大队实施抓捕。她与一名男同事假扮情侣,计划和一名外号为“江哥”的毒贩“接头”。为不引起毒贩怀疑,方便跟踪,他们选择骑摩托车前往,另外三名同事则驾车远远地跟在后面。

  “江哥”本身就是吸毒人员,平时就靠着贩卖毒品赚取毒资,疑心重、反侦查意识强。为避免被警察盯上,他在电话中频繁变换接头地点。和“江哥”周旋许久后,当经过一个路口时,他们发现了“江哥”的身影。然而,“江哥”十分狡猾,在南环路转悠一圈后,突然掉头折返,前往附近的一个居民小区。因小区路窄人多,支援的同事无法迅速驾车掉头。王红与同事立即跟上,最终与“江哥”在小区的一家超市附近进行交易。

  多疑的“江哥”警惕地打量着这对情侣,确认没有任何异常后便进行交易。交易中,“江哥”正准备接过“毒资”时,同事一把抓住他的右手,欲将其制伏。此时王红猛扑上去,牢牢抓住毒贩的另一只手。她见识过毒贩的穷凶极恶,也知道他们身上往往藏着武器,只有将其双手都控制住,才能防止毒贩逃跑,确保抓捕成功。恼羞成怒的“江哥”奋力一甩,王红瞬间失去平衡,重重摔倒在地,但仍死命抱住毒贩大腿,身材并不高大的她就这样被拖出几米远。此时,另一名同事及时赶到,三人合力将毒贩制伏。这时王红才发现,自己的膝盖、小腿及脚背上的皮肉已被地上的砂石磨掉一层,鲜血直流。

  心系群众解难题,真情付出暖人心

  今年1月,一名来自广东的年轻小伙小杨来到连环派出所,执意让民警给他上户口、办身份证。在得知需要回出生地办理时,小杨突然激动起来,在派出所里大喊道:“我不管,不给我办我就住在你们派出所不走了!”凭借工作经验及女性特有的直觉,王红觉得事情可能并没有这么简单。安抚好小杨的情绪后,王红听他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小杨的父亲为广东当地人,母亲则是贵州黔南州人。上世纪90年代,小杨的母亲到广东打工时与父亲相恋结婚,并相继生下哥哥和小杨。后来,父母离异,母亲带着哥哥返回贵州并嫁到连环乡,把年幼的小杨留在了父亲身边。几年前,父亲外出无音讯,小杨先后跟着奶奶、大伯生活。由于种种原因,小杨没能在当地上户口,成了没有身份的“黑户”。因为没有户口和身份证,20岁的小杨外出务工屡屡受挫,连买张火车票都难,心里的委屈逐渐转化为对母亲的恨。前段时间打听到母亲居住在连环乡,且根据政策能在母亲这边落户,就赶过来了。

  听了小杨的讲述后,王红立即帮其找到他的母亲,并向母子二人讲明当前的政策:通过有效亲子鉴定,可随母落户。与此同时,王红多次电话与广东的属地派出所联系,以连环派出所的名义发出协查函,并寄出小杨的照片、DNA及指纹等信息材料。不久后,根据亲子鉴定报告及广东警方寄来的证明,小杨在连环乡顺利落户。

  通过那段时间的频繁走访及交流,王红成了小杨口中的“红姐”,也融化了堵在小杨心里20年的仇恨坚冰。离开贵州的那天,小杨用微信给王红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小杨举起手里的机票,笑得很阳光。

  因为工作原因,王红经常要外出执行任务,不能经常回家。担任连环派出所所长后,王红更是以所为家,难得回家陪伴家人。作为一个3岁孩子的妈妈,王红无法像其他妈妈一样每天回家陪伴孩子,照顾孩子的重任也便落到老人身上。

  在儿子刚会说话的那段时间,因长期不在家,孩子对王红很陌生。让人意外的是,儿子开口说出的第一个字眼不是“妈妈”,而是“警察”。“孩子意识里我不是他的妈妈,是一个‘警察’!”王红有些哽咽地说。

  “那现在呢?现在宝宝还叫你‘警察’吗?”我忍不住问。“现在啊,他叫我宝贝红红!”王红开心地笑起来,眉眼弯成了月牙。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