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女警 > 正文

《深圳警察故事》之——

“崔大”和她的弟兄们

2018年06月01日 13:30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李迪   

  人物简介:

  崔爱武,女,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公交派出所所长。历任特警支队副大队长、派出所分管刑侦的副所长、刑警大队大队长和派出所所长等职务。曾经指挥成功侦破“5·01长途大巴盗窃专案”“5·08电信诈骗专案”等一系列社会反响强烈的案件,系广东省反恐专家库危机谈判专业人才及谈判教官,曾荣立个人一等功并获得深圳市劳动模范、深圳市公安局“十佳女警”等光荣称号。

崔爱武。

  崔爱武,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人称崔大!

  崔大不自大。她不仅有着女性的沉着冷静,最大长处是能充分听取意见,把大家聚在一起做事,让每个人都参与,都快乐。大家快乐,她也快乐。明明是刑警,她常“哈哈哈”。

  我见到她时,她已上任罗湖公交派出所所长。

  一见面,我就说,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哈哈哈!没那么高大上,我是爱武汉!

  啊?

  因为我是武汉人。

  哎哟,谁不说俺家乡好。

  哈哈哈!李老师,我讲两个案子。第一个是电信诈骗,最后嫌疑人都抓住了,一个叫……

  我急忙打住,慢着慢着,你从头儿讲,先别讲最后。

  哈哈哈!我性子急。好吧,我就从头儿讲——

  这天,执勤的弟兄在地铁里巡逻,看见两个人在银行取款机前转来转去。干什么呢?没干什么。身份证!没带。跟我们走!带到警务室一查,好家伙,两个人带了273张银行卡,快成开银行的了!

  我马上去银行查。哎哟,所有的卡都是取现金用的。每天都有钱进,进来就取走。这两个家伙是“车手”!

  “车手”,是我们对电信诈骗案中末端犯罪嫌疑人的称呼,也叫工仔。老板雇人打电话行骗,一旦得手就发信息给他们,他们马上就把钱取出来。

  这是危险的游戏。

  但这个游戏有一条铁的规律,注定让骗子露出马脚——

  “车手”取出现金,要汇入老板指定的账号。

  这个账号就是我们破案的“眼”。

  我马上找到了这个账号。一查,真不少,32万!

  有32万汇入,就有事主被骗了32万。真可恨!

  骗子的账号有了。我说,成立专案组,开始经营!

  经营?听起来很搞笑。这是我们的行话,就是开始侦破。

  侦破很快就有进展,发现广州有“车手”取钱。我当即派弟兄们前往,蹲守取钱的柜员机。

  我说,你们不能老待在那儿,时间长了会被“车手”发现!

  崔大,那怎么办?

  哈哈哈!卖西瓜,骑摩托拉客,随你们。不怕赔钱,有我呐!

  结果,大裤衩,大背心,烂拖鞋,真就在那儿卖上西瓜了。

  崔大,我们卖西瓜赚钱了!

  哈哈哈!改善伙食,吃烧鹅!

  骑摩托拉客的弟兄也赚钱了,真是逗死我了!

  弟兄们蹲守了几天,发现了取款的几个“车手”。一查他们的联系电话,直通茂名!我判断后台老板就在茂名,遂带人连夜赶到。

  果然没扑空,此地有两组人负责打电话诈骗。我们摸到了其中一个组的落脚处,但只知道在这栋楼,不知道在哪个房间。

  我说,断电!

  物管断电了,楼里的住户都跑出来问。

  我一眼看出一个家伙不是善茬儿,上去揪住他衣领,三下五除二,铐了起来。队员跟着冲进房间,不许动,警察!一屋子人全趴下了。

  一审,得知了另一组的准确位置,后台老板也在那儿。

  来到门前,我说,别费事了,上撞门锤,砸!

  一听说砸门,兄弟们太激动了。结果,锤子拿反了,大头儿朝后,咣咣两下没砸开。只听屋里翻了天。我急了,说我来!没等我下手,一个弟兄抢过锤,咣咣!

  劲儿又大发了,里外两道门一起砸倒了!

  屋里的人正把电话本什么的从窗户扔下去。

  哈哈哈,我早料到了,事先安排人站在楼下等。有人跳楼就接人,有东西下来就装筐,一样也不落。

  茂名电信诈骗案,经营了四个月,大获全胜。

  在核实证据时,有两笔被骗款我印象很深——

  一笔是那个32万的。女事主的弟弟要在深圳买泥头车,跟她借钱。她刚准备好,就接到电话,猜猜我是谁?她连猜都没猜,直接说弟弟,我钱准备好了。那边儿说我账号换了,现在给你。得,她就把钱打过去了。后来,她弟弟真来电话了,她才知道被骗。她来报案,我说,我们一定努力侦破。她当时就哭了。

  另一笔,是一个老板的,先后被骗了40多万。我一查,哎哟妈呀,他账上还有2000多万,千万别再被骗了,就联系他。手机接通后,刚说我是公安局的,他就叫起来,骗子!又来骗我啦!说完就挂了。再怎么打也不接了。哈哈哈,被骗怕了。怎么办?我跟银行说,冻结他的钱!得,一冻结,他急了,马上跑到银行来,想不到是我出来接待,他当时就傻了。

  这起诈骗案始于地铁,我再讲一起机场大巴的盗窃案。

  机场大巴有很多条线中途不停车,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地点都有限的空间里,盗窃案却高发。乘客的笔记本电脑、相机镜头,都成了窃贼的目标。上车好好的,下车一看,哎哟!电脑变成切菜板,或者瓷砖。相机镜头呢?变成了易拉罐。不管变什么,规格及重量相同,受害人当时很难发觉。窃贼神出鬼没,调包手到擒来。

  为侦破这个案件,我和弟兄们下了不少工夫。

  我们先调取车上的监控,发现窃贼不止一个,作案手法相同,好像一个师傅教出来的。首先,在机场出口前观察,看谁背着电脑包或相机包准备坐大巴,就跟上去。他们一般是两人一组,只买一张票,而且是最后一排的,方便寻找下手时机。一车人都上满了,其中一个窃贼才上。他空着两手,一上去假装乘务员,把大家手里的包拿起来,放行李架上。放完了,他就下车了,另一个人窃贼又上去。这家伙背个包,包里放着道具。一上去就把包放在行李架上,放得很准,放在准备下手的包旁边,然后就坐到最后一排了。大巴中间不停,大家放心打盹儿。旅途劳顿,不一会儿鼾声四起。这家伙就起来了,大大方方的,好像拿自己包里的什么东西,没睡的人也不会注意。他出神入化,调包成功。到站了,他背起包溜了。

  这类案件,抓现行难,取证难,不抓现行很难审。就算审下来,个案案值不大,关两天就放了。但是,他们作案猖獗,很多时候专挑外国人下手,影响非常恶劣。

  一开始,弟兄们从抓现行入手,效果不理想。

  一次,明明看见窃贼上了大巴车,一个弟兄也跟了上去,傻乎乎一直坐到东莞,窃贼都没动窝儿。怎么回事?昨晚打牌到半夜,乘客没睡他先睡成了猪。气得我这位弟兄真想上去揍他一顿。我说,你看没戏了,也跟着补补觉呗。他说,那你还不把我脑袋拧下来?哈哈哈!我手劲儿有那么大吗?

  还有一次,一个弟兄跟上了窃贼,眼看他中途调了一个老外的包,一下车就把他控制住,然后跟老外说,你的电脑被他偷了!老外打开包一看,NO!电脑在包里!我这位弟兄当时就傻了,打开窃贼的包一看,里头装着一个切菜板!总不能说这是违禁品吧?只好放人。窃贼来劲了,说你污辱我的人格,我跟你没完!老外也追着问,你们是在拍电影吗?原来,老外的电脑小,窃贼的菜板大,调是调了,放不进去,他又退出来了。

  抓现行受挫。我说,调整思路,抓销赃倒查!

  经过深入侦查,我获得重要信息:这些窃贼基本都住在广州,有人上门收赃销赃。其中有个叫“四眼”的,骑电动车,戴眼镜,背背囊。生意好的时候,前面背一个,后面背一个。

  于是,我带弟兄们去广州寻找“四眼”。

  到达广州当天,下大雨。有人说,算了,休息吧!

  我说,不行!

  我们冒雨前往指定地点,想不到一去就发现了“四眼”。只见他骑个电动车飞奔在雨中,背囊鼓鼓。

  他骑电动车,我们两条腿,这怎么办?还好,天上下雨地上滑,“四眼”的车也不敢骑太快。但是,再不快,我们也追不上。眼看就要消失在雨中,天助我也,他在一栋楼前停下了!他停,我们也停,只见他支好车,急忙进了楼。

  显然又有生意了。

  我说,扎他的车胎!

  一个弟兄豹子似的扑过去。噗噗!完成任务。

  后来,讯问“四眼”时,他说你们也扎得太狠了,里外胎都破了。哈哈哈!

  电动车瘸了,“四眼”只好推着走。我们跟起来就省力了。我们要看他去哪里收赃,又去哪里销赃。这次,他收赃后没去销,回家了。隔了不长时间又出来了。干什么?推着车去补胎。

  我说,跟踪不是一两天的事,总不能老扎他的胎,咱们也破费破费,买几辆车。

  崔大,早就等你这句话了!

  买了五辆车,如虎添翼。

  一天,我去深圳开完会回来找他们,远远看见小兄弟王咚骑车过来,头发像飞起来似的直立着。我说你的头发怎么剪的?爆炸啊!他说,嗨,别提了,花了六百多块钱,都快吐血了。本来很有型的,风一吹就成了这个样子!哈哈哈,别心疼了,我请你吃大餐!

  我们跟踪“四眼”整整三个月,吃不上,睡不好。有一次,小兄弟王乐峰吃完快餐后,又打了一盒准备带给王咚。就在这时,“四眼”也进快餐店了。王乐峰急着跟踪,就把盒饭放门口,给王咚发个短信,说地上有盒饭,你赶紧过来捡!王咚马上过来,捡起来吃了,还说真香!路人直看他,以为他是叫化子。还有一次,小兄弟刘波买了一份麦当劳,刚要吃,看见“四眼”骑车过去了,把到口的美餐一扔,骑上车就追。饿并心疼着。

  一个月下来,到底摸清了“四眼”的活动规律。他起早贪黑,到处取货。每取一单,就是一个窃贼。“四眼”把取到的货送到二手交易市场,里头有两个固定收赃的,一个收电脑,一个收相机镜头。

  跟踪期间,有一次最惊险:“四眼”下车往小巷里走,一个弟兄跟上。跟着跟着,“四眼”突然一转身,又往回走。可能认错了门儿。弟兄躲闪不及,就迎面走过去,边走边掏出手机大声说,我不在家,金鱼你要养好啊!别忘了喂,也别喂多了!这样说着,两人擦肩而过,“四眼”不但没怀疑,还冲他笑笑。哈哈哈!

  三个月后,我说,收网!

  一百多精兵强将直扑广州。一声令下,四处出击。盗窃的,收赃销赃的,连同卖道具的,一网打尽!我们分了五个组,赴全国各地把涉案财物返送还失主,收获一片掌声与泪花!

  这些犯罪嫌疑人被抓回深圳后,连夜讯问。我分了几个点儿同时干,审完一个,送看守所一个。要审的人太多,审到最后一个,我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弟兄们说,崔大,你回去睡觉吧,最后这个我们送。

  我说,你们先走,我不困。

  边说,边往椅子上坐,还没坐稳就睡着了。流口水,打呼噜。被王乐峰拍下来发到群里,大家笑到疯。我说,谁拍的,快把脑袋伸过来,让我试试手劲儿。王乐峰说,饶命,我有俩脑袋也扛不住!哈哈哈!

  李老师,我特别感谢您能把这些往事写出来。多少年以后,大家聚在一起,还能看看,还能回味,还能笑出声!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