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风尚 > 正文

钟楚曦:上艺校那几年,也曾被人欺负

2018年01月04日 13:41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坤玉 郭延冰   

  从小学跳舞,却一心想当演员;上戏表演系毕业至今一直在拍戏,提名金马那一刻“傻了”

钟楚曦。

  采访钟楚曦,给了记者很多意料之外的惊喜,比如第一次遇到愿意素颜拍照的女艺人,再比如不要求提前看提纲,她说自己没什么不能说的。虽然年纪不大,但她自信、有主见,并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

  虽然面孔看着生疏,但从上戏表演系毕业后的几年里,钟楚曦一直在拍戏,从没有间断过。“我几乎什么角色都去试,不管适不适合自己。别人也劝我,说我应该等一个适合自己的角色,但我也要生活啊,而且就算等来了觉得适合自己,最后也不一定能被选中。不久前,我还被临时换角了,因为制片方觉得我不卖座。”

  如今的钟楚曦,很感恩自己终于遇到了一部能让更多人认识她的作品,“我只是希望通过一部电影能够让大家看到我的能力,以后可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

  小时候爱美,把牙膏当摩丝抹一头

  无论是从眉眼间、举手投足,还是略显低沉的嗓音,都很难分辨出钟楚曦是一个广东姑娘。“我入这行的启蒙人其实是我妈。”钟楚曦的妈妈是一位主持人,“我小时候特别淘气,就像有多动症似的。我妈曾经学过舞蹈,我3岁时,她把我送去学跳舞了。”那时的钟楚曦似乎对音乐也格外敏感,每次打开电视,一听到声音,她就开始扭屁股。“学跳舞,我也开心,因为可以穿漂亮衣服,而且还可以化妆,点红点儿,抹红嘴唇。”

  爱美是她从小就拥有的属性,“我记得我妈有一大袋指甲油,她不在家的时候,我就拿出来涂,一根手指涂一个颜色。”4岁那年,钟楚曦模仿妈妈的模样往头上抹摩丝,还差点惹出大娄子。“我妈是个特别注重自己形象的人,她每天都会往头上抹很多的摩丝,我就对这个东西特别向往。但只知道摩丝是白色的,却分不清楚是哪瓶。某天晚上睡觉前刷完牙,我就拿起牙膏,把一管都抹在梳子上,结果涂得满头都是。当时还踩着小板凳对着镜子感慨了一句‘我是白雪公主’。”心满意足的钟楚曦钻进了被窝,但还是被奶奶发现了,她掀开被子看到孙女的那一刻被气坏了,“我就记得是被奶奶抓进卫生间的,洗了好久的头。把我奶奶气的,边洗边骂我。”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