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非常女人 > 正文

专访女足天才:欧美多家豪门看中 马赛回旋技惊四座

2015年08月20日 09:35    来源:凤凰体育   作者:陈清扬   

王霜
20岁的王霜已被多家欧美俱乐部看中。


  “王霜能成为未来中国女足的核心吗?”

  这是郝伟身为中国女足主帅,被问及的最后一个问题。而心中带有这个疑问、或者说期待的人,还有更多。

  1995年出生的王霜是这支年轻的中国女足中,年龄最小的之一。与中国足球惯有的“潜规则”不同,这个出身于武汉校园足球系统的女孩,一路都是“以小打大”踢出来的。12岁进国少、15岁进国青、18岁入选国家队、韩国K联赛史上最年轻的球员……

  相比其辉煌的个人履历,王霜更让人耳目一新的是她踢球的方式。在讲究“不出错”的中国足坛,人们太久没有看到像王霜一样,可以在重大比赛中随心所欲玩马赛回旋、人球分过的天才球员了。孙雯评价说,这种敢于表现自己的的气质,就是所谓的球星气质。已有包括日本劲旅神户、法国霸主里昂等不少海外的豪门俱乐部都对王霜颇有兴趣。——而她才20岁,未来可期。

  王霜连续两个马赛回旋

  一球成名:马赛回旋技惊四座

  王霜在世界杯开赛前三天扭伤了脚踝。她当时就觉得世界杯完了。尽管后来替补了4场,但她在场上基本不敢发力,更别说射门了。回顾第一次世界杯之旅,王霜想不出有什么开心的事:“没有人会通过这次世界杯认识你王霜啊,所以我还是觉得比较郁闷的。”她承认,自己特别需要别人的认可。好在她还上演了两个“帅到没朋友”的马赛回旋,在社交网络上亮瞎了一片——

  加拿大女足世界杯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第94分钟,中国女足2-2新西兰。如果这个比分保持到终场哨响,中国女足将以小组第二出线;而若再失一球,则将淘汰。在这个最重要的赛场、最关键的时刻、最危险的地带,王霜在面对三名球员包夹时,连续两个马赛回旋摆脱,把球传了出去。

  王霜回忆说,自己当时根本没有想过那个区域能不能做那个动作:“就是本能的反应。两个人上来一包夹,没有位置出球线路,所以就做了那么一个动作走了。”

  王霜在场上总有这种即兴的花活,她还在东亚杯上表演了一次人球分过。王霜把这归功于武汉球员技术细腻的特质,以及从小跟男生一起踢球、以小打大的经历。“如果我丢掉自己个人的东西,那就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平庸球员了。”王霜说,这是恩师韩建一直告诫她的。

  王霜从小就住韩建家,跟着他练球,一住就是六年。韩建是吴家山女足的教练,王霜管他叫“老韩”,而韩建也对她视如己出。直到现在,王霜只要一回武汉,还是会跑去韩建那开小灶——她能叫的出每一个师妹的名字。

  韩建对王霜的个人能力抠得很细,细到几乎每天都会密切“监控”后者的体重。世界杯时,为了能与欧美强队抗衡身体,王霜刻意把体重增加到了124斤。韩建很生气,他觉得这反而让王霜失去了她赖以成名的爆发力和灵巧性:“115-118斤才是她的最佳体重。”——这正是王霜亚青赛拿最佳射手时的体重。

  韩建以内马尔的例子教育王霜不要盲目增重,不过王霜的偶像是C罗:“他在场上很霸气,也属于特别敢做动作的队员,希望我的球风能向他靠近。”王霜私下也喜欢模仿C罗在场上的动作,她在罚任意球时的站姿、后退的步数,都和C罗一样。

  王霜觉得幸运的是,很少有人批评她的踢球方式。在国青时,殷铁生当面骂王霜骂得最多最狠,但他转身就对别人说,“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克劳琛也很看好王霜,给她评了一个“玫瑰之星”。

  回归现实:走在街头没人认出

  从世界杯时隔八年重返八强,到东亚杯三战皆负排名垫底,不过1个月的时间,中国女足便经历了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姑娘们还没有听够赞美,就陷入了“对不起球迷”的自责中。“世界杯时那么多球迷支持我们,觉得我们是一支有希望的队伍。这次踢成这样,肯定让他们失望了吧。”王霜觉得,这是最大的落差所在。

  与王霜的采访约在武汉王家湾摩尔城。即便处于闹市地带的繁华商圈,在拥挤的电梯里一同上下,也没有一个人认出这个眼前这名刚刚参加了世界杯和东亚杯的武汉本土国脚。“正常,女足嘛。”王霜自嘲。

  中国女足在世界杯上获得的如潮美誉并没有转化为实实在在的上座率。东亚杯中国女足对阵日本,官方通报的上座人数为12133人,有外国记者扫了一眼空荡荡的看台,在纸上把第一个“1”划掉,说:“2133人还差不多”。

  这可能是中国女足所面临的尴尬现实。她们几乎搬出了世界杯的原班人马来出战东亚杯,却没有获得想要的结局。没有人想以“疲劳”为借口,但她们中最多的,在15天里踢了7场比赛,“实在太累了”。尽管就在家门口作战,但王霜自世界杯后到东亚杯结束期间都没有回过家。家人想要见她,得跑到球队下榻的酒店大堂,抽空聊上几句。

  主场作战的幸福感依然存在。每场比赛,都会有数十名亲友身穿“王霜加油”的T恤到现场助威。王霜自己分到的球票不多,跟队友凑了五十多张,才算勉强够用。

  中国女足在东亚杯惨淡收场,但王霜是唯一的亮点——她在中前场的穿插,几乎改变了“女足无前腰”的局面。王霜自我感觉发挥要比世界杯好,但还远不在最佳状态。对阵朝鲜,首发出场的她在第78分钟被提前换下。赛后王霜给朋友发了一条微信:“觉得没体力好丢脸”。她的体重已经降回到了119斤,但丢失的爆发力还没有捡回来。

  王霜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她觉得这是自己得到肯定的一种体现:“世界杯的时候,每回经过混合采访区,低着头就走了;这回就感觉,可以扬着头走过。”媒体也发现王霜表达能力不错,每场赛后都刻意堵她,以致于每次都是大巴要开走了,新闻官跑来把还没有说完的王霜拉走。这是王霜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变化。在世界杯前央视直播的出征仪式上,她紧张得腿都软了。

  留给中国女足收拾心情的时间并不多。距离奥运会预选赛只剩半年,亚洲只有两个名额。“郝导走了肯定还是有一定影响的。都不知道换了另一个教练会是什么样,大家都挺担心的。”王霜不知道谁会是中国女足的下一任主帅。看到孙雯到现场观战的新闻,大家都会私下猜测“孙导是不是来接任的”。

  没有人知道,这支球队接下来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心系留洋:她有一个外国经纪人

  外界普遍认为,如果这届中国女足能再一起继续磨合,四年之后会是真正出成绩的时候。但需要直面的现实是,包括王霜在内,这批国脚有近三分之一的球员都在踢低级别的女甲联赛,如吴海燕、李影(山东),谭茹殷(广东),娄佳惠、雷佳彗(河南);另有一些球员就算打女超,也不在强队之中,如刘杉杉(河北),张睿(解放军)……

  世界杯后,有不少德国和英格兰的球队都看中了中国球员。但中国球员想要留洋并不容易。国内女足球员都是体制内的地方队培养的,球队通常都不愿放人。而一旦能出国,即便只是踢日韩联赛,球员能拿到的月薪也至少有2-4万人民币,差不多是她们在国内收入的十倍。

  武汉方面对王霜出国踢球一直持支持态度。2013年,王霜跟着武汉队去韩国交流打比赛,被对方看中。她与TOTO队签约半年,在韩国足协杯赛中攻入7球,帮助球队拿了亚军。

  “刚去的时候挺很兴奋的。以为出国了,不一样了。但出去了才发现,并不是你出国了就是好的。”2014年,韩国方面给了王霜第二份合同。出于慎重考虑,王霜只续约了一年。

  由于连续参加全运会、足协杯和国家队集训,王霜得了疲劳性骨裂。那是王霜最痛苦的一段时间。在韩国做手术后,她每天仍要拄着拐杖跟球队进出,训练比赛都得在旁边看着。“当时天天哭。海燕那时和我一屋,都被我吓傻了,说我晚上睡觉都是哭醒的。”王霜很恋家,到韩国第一天就哭了鼻子跟家里视频。但受伤那段时间,她选择了自我封闭,很少与家人联系。

  王霜差不多伤了一年,接连错过了亚洲杯和亚运会,世青赛也是带伤勉强出征。回到武汉后,仍然有包括日本劲旅神户、法甲霸主里昂,以及一些英格兰的球队看上王霜,尝试着与她联系:“我在韩国都天天哭,到欧洲那么远肯定更受不了。” 王霜事后说,如果是在国内受伤,自己不会心里那么没底。“我们之间基本无话不说,但这些消息她最初都瞒着我。”韩建说,王霜是怕他再一次鼓动她出国。

  改变王霜“不想再出国踢球”念头的,是一个名叫阿特金斯的英国人。阿特金斯原本是专门写中国足球的专栏记者,如今已转型做足球经纪人。王霜算是他带的第一个女足球员。

  阿特金斯做经纪人的第一天就告诉王霜,自己不会收她一分钱。两人甚至没有签订任何合同。此前也有过中国女足球员被所谓经纪人骗钱的先例,但王霜和她的家人都很信任阿特金斯。

  “在我最低谷、很多人都不看好我的时候,哥哥(阿特金斯)还一直鼓励我、支持我,帮我慢慢恢复了信心。”王霜管阿特金斯叫哥哥,经常在家人面前提起他。阿特金斯第一次见王霜家人的时候也很紧张,特意刮了胡子,说“像去见女朋友家长一样”。

  “我很幸运,身边有这么多人帮助我。”王霜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越努力,越幸运。”阿特金斯会帮王霜剪辑比赛录像、整理资料,跟国外球队联系,也常常以兄长的身份给她足球和生活上的建议。

  “王霜年龄还太小,现在去欧洲未必能适应。何况欧洲的球队只有两个非欧盟名额,主帅必须确保这俩名额留给核心球员。”虽有国外很多球队有意王霜,但阿特金斯并不急着让她出国。他说王霜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打好奥运预选赛,只有中国女足有出色的成绩,每个球员的留洋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王希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