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非常女人 > 正文

《小别离》海清首次演虎妈 与黄磊饰演夫妻

2016年08月24日 10:32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冯遐   


  《小别离》 海清首次演虎妈

  与黄磊饰演夫妻 “媳妇味”重现荧屏

  在古装奇幻剧霸占荧屏的暑期档,现实题材剧《小别离》的播出有如一股别样清流,该剧在北京卫视一经播出,就迎来了收视和口碑双飘红。同时,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成为观众讨论的焦点,剧中由海清扮演的“虎妈”争议最大,有网友表示理解她的教育方式,也有网友批评这样的妈妈太急功近利。对此,海清表示自己其实并不赞同“虎妈”的做法,“我们在演的时候,黄磊还说这个角色就是一个反面教材,我们要做典型给观众看,让他们看到‘中国式家长’对孩子教育存在的问题。”

  《小别离》中海清饰演的是一位青年母亲童文洁,她与丈夫(黄磊饰)本是一对甜蜜和谐的夫妻,但在女儿方朵朵的教育问题上一直秉持不同的理念,虎妈猫爸在女儿出国留学一事上尤其意见相左,致使家庭矛盾接二连三。“童文洁这个角色太作,她对分数这个事特别紧张,她不停跟孩子吵、较劲,要好成绩,我觉得她很缺乏对孩子的爱。”海清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个妈妈是典型的分数控,正如女儿朵朵在剧中的一句台词,“分数,分数,你们眼里除了分数还有什么,我就是一个分数机器。”

  为了演好虎妈,海清一直在寻找童文洁焦虑的根源,在与黄磊的一场对手戏中,她终于找到了答案。那场戏,海清饰演的童文洁与女儿发生矛盾,向老公哭诉,老公说她对女儿太严格,她说:“我对自己就是这样要求的,我父母双亡,通过自己一步一步努力争取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我真的不是为我,我是想让我父母的在天之灵看到我过得好,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就是这句话,终于让海清找到童文洁所有焦虑的根源,她父母双亡,十分缺乏安全感,她一路走来,做成大区总经理,都是自己奋斗,所以她总是觉得分数、能力,这些是证明自己将来能够过上优越生活的基石,所以她对孩子也不放弃。

  近十年来,从《双面胶》里泼辣的丽娟,《蜗居》里强势的海萍,《媳妇的美好时代》里善良的毛豆豆,一个个鲜活的形象,让海清“国民媳妇”的形象深入人心。后来的《心术》、《后厨》以及《女不强大天不容》等角色虽然在存在感上有所下降,但海清一直比较迷恋对“转型”的尝试。如今再看《小别离》,虽然演了一位“虎妈”,但用黄磊的话说,“大家似乎又看到了海清以前‘媳妇时代’的影子。”谈及这个话题,海清表示并没有刻意为之,接每个戏都是从自己的兴趣出发。海清还透露,黄磊老师前两天就让她在《深夜食堂》出演老年痴呆患者海风大婶,她表示:“如果有一天我要演婆婆这样的角色,要特别早占领这块市场,才会有饭吃。我觉得五六十岁不算老,七十岁才是老年,年龄界限其实没有那么明显。”

  无论是业界考量还是观众评价,海清都是公认的演技派。在看颜值、拼年轻的影视圈,“演技”或许会一时失宠于市场,但真的去品一部剧时,你还是会发现“演技”带来的快感和投入感,也会感受到一时的爆款和经典作品的差别。

  ■对话

  生活中 不太在乎孩子分数

  北京晨报:你在戏里有句台词冲女儿说,“你考不上好的中学就上不了好的大学,上不了好大学,你的人生就完了……”你自己认可这样的观点吗?

  海清:我讲真话,这场戏是我开机第一天拍的第一场戏,这段台词是即兴的。我当时讲完的时候,黄老师也乐了,黄老师说真是我的学生,他说我第一天就号着童文洁的脉了。我说这就是中国现在很多父母焦虑的,我只是把这个现状化为台词说出来而已。

  北京晨报:剧中,黄磊对待女儿更像是朋友,他这个角色可以当正面教材吗?

  海清:大部分是可取的。他跟女儿相处更像是朋友。爸爸和妈妈的虽然诉求相同,但是总要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我觉得真正好的家庭是父母双方的角色和作用在孩子的成长中都不缺失,现在很多家庭里还是妈妈带孩子比较多,所以你会发现,如果妈妈比较强势的话,带出来的孩子不会差哪去。但是我心目中理想的状态是,父母双方在孩子成长过程当中都不缺失,很多的时候父亲角色是母亲无法代替的。

  北京晨报:生活中,你和虎妈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海清:我没有那么在乎孩子的分数,或者我根本不太在乎孩子分数。丹尼尔(海清儿子)上学期期末成绩单,现在还没有看到。那天我还想问丹尼尔“这个学期结束了,成绩到底怎么样”,也不知道放哪里了。我问他,你的成绩在你们班好吗?他说,非常好。我说,太棒了。然后别的事我就不管了。有的爸爸妈妈会说,你看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样,我从来不比。

  我希望自己将来不要成为丹尼尔成长道路上的障碍。比如将来他在选择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不希望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事我得先说服我父母,我希望他首先想到的是我爸爸妈妈一定会支持。

  北京晨报:拍完《小别离》之后,对你在和孩子的相处上有新的启示吗?

  海清:特别想生一个老二,知道该怎么更好地应对。你要带着一个小灵魂,一起在这个世界上漫步,你要给他看你看到的美好的风景,是一个责任。说实话,我生完孩子以后,工作减少,减量减得特别大,我不是生完孩子就不养,我觉得不光要养,还要教,要陪伴。

  演戏时 不把自己固定在某个形态里

  北京晨报:这次和老师黄磊合作,哪些方面最受益?

  海清:我师傅最厉害的就是,在拍《夫妻那些事儿》之前,有几年戏拍得不多。那两年是我师傅特别伟大的地方,他能够沉下心来,明确自己的方向。像他自己说的,有红,有不红,不红的时候是常态,他的常态把握得特别好。当他再次回归到观众这种视野的时候,带着智慧,这是他最让我佩服的地方。

  北京晨报:黄磊之前说过人生中有三种别离,你有想过将来和孩子的别离、和自己青春的别离吗?

  海清:人生有三种别离,孩子在生下来的时候我就认为,他谁都不属于,他属于他自己,他有他自己的未来的生活,有一天我跟我妈两个人带着丹尼尔去散步,丹尼尔说太好了,阿婆和妈妈都在,我们一家真幸福。我妈就说,是你们一家,你和爸爸妈妈才是一家人。说实话,我当时挺难过的。最早的时候是我爸、我妈、我,我们是一家,然后我就离开了,组成了自己的家庭。我就跟丹尼尔讲,将来你也会离开,你也会组成自己的家庭,那个时候就是你们一家。别离本身就是人生的一种常态,这是不可避免的。

  我想和青春的别离,应该是和青春的身体慢慢地别离,但是那颗心,说实话,我一直没有和我的青春别离。有的时候身体和心真的好像不太同步。

  北京晨报:前些年,你的媳妇角色很深入人心。这两年,感觉你一直在试图摆脱“媳妇类”角色,这是你有意在转型吗?

  海清:其实不是我的一种转型,因为我没有把自己固定在某个形态里,像生活戏、职场戏都会接。电视剧大环境,这两年比较流行女强人,才会有一系列作品推荐。《媳妇的美好时代》以后,很少接家庭伦理戏,演腻了,跟我想不想转型没有关系,我不想再演,因为后面再来这些剧本或者什么样,在家里吵来吵去,我头疼,所以我就没有接。接职场戏,进入新的行业,对于我来说有吸引力,我没进过手术室,不知道护士状态什么样,没有进过后厨,不知道厨房大厨什么样,没有拍过年代戏,不知道80年代什么样。我接每个戏从我的兴趣出发。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