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女警
女警频道  >  非常女人 > 正文

“太子妃”张天爱 爱打抱不平的耿直Girl

2016年09月30日 08:52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高宇飞   


邓超在微博晒出的这张合影,张天爱非常霸气。


《太子妃升职记》让张天爱一夜成名。


  由张嘉佳原著改编、张一白执导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正在全国上映,迎来大银幕首部作品的影片女主演张天爱日前接受京华时报专访,谈及拍摄的幕后,张天爱称自己生活中也和幺鸡一样常常爱打抱不平,和太子妃一样爱自嘲、打鸡血,但她又有着非常细腻感性的内心,“张嘉佳的很多文字我都很喜欢,有时感触很深,我就给他发微信,说你虐死我了,比如那句‘如果你要下车,请别叫醒装睡的我,这样我可以假装你没离开’。”

  菜鸟在片场

  导演亲自来面试 非常满足

  张天爱的首部大银幕作品就是张嘉佳热门短篇小说改编的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被影片发出面试意向时,张天爱刚因《太子妃升职记》走红,剧组开始试了好多人都未敲定,直到张一白去《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拍摄现场,“面试”张天爱,试了一段戏就通过了,开机前一天敲定了由张天爱出演这位菜鸟电台女主播幺鸡。

  “那会儿‘太子妃’火了,但我在剧组感觉不到。我在试镜时表现出十足的‘幺鸡’感,就是十分菜鸟,觉得大导演亲临现场,整个人都懵掉了。当时想的是导演能亲自来试戏,我就真的觉得非常满足了。”张天爱回忆起那个场景直言结果超预期。

  张嘉佳的很多文字张天爱都很喜欢,“有时感触很深,我就给他发微信,说你虐死我了。比如‘如果你要下车,请别叫醒装睡的我,这样我可以假装你没离开’。”她称自己骨子里其实挺文艺女青年的,有着一般女孩的细腻内心。第一次通过公司的群里加了张嘉佳时,张天爱称对方给她的第一条微信是“老公”,“因为那时候《太子妃升职记》正在播。我是很喜欢他风流倜傥的性格,后来我们聊天就像哥们儿之间一样。”

  超哥喝着威士忌等我 特紧张

  片中和邓超有感情戏,张天爱称这次发现邓超是一个在镜头前和镜头后完全一样的,很热情似火的人,“包括在生活中,超哥是一个不能冷场的人,如果我们一起出来吃饭大家没有人讲话,他就一直说。他很喜欢分享一些拍戏的时候给新人的建议,还有把自己好的东西传递给我们。”

  因为是第一个大银幕作品,张天爱称自己很难忍心一条就过,于是有点“强迫症”的她有时会再来一遍,“超哥就陪我再来一遍,超哥8点收工,我给拖到深夜12点下班。他就边喝威士忌边陪我拍戏,但我是特紧张。”

  感性小女生

  遇到爱情不知道会不会沦陷

  片中的幺鸡为自己爱的人陈末完全付出,还鼓励心爱的人追回前任。谈及自己生活中是不是也是为爱情默默付出一切的人,张天爱表示:“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我会不会沦陷,我还是宣扬女性应该自立一点。因为我只是借鉴我身边很多女性朋友,谈恋爱就约不着人了,而且钱包都憋了,成为奉献型。”

  片中有场男女主人公下班那场戏下了大雨,“邓超演的陈末打伞,幺鸡一定把伞的大部分偏向陈末那边,但自己淋湿了,这是我当时琢磨设计的,从形象上去刻画这个人物。我相信很多女孩谈恋爱都是这样子。幺鸡所求跟付出不要求陈末的回报,但之前我演的‘太子妃’则是‘套路王’,要得到什么才会去理性付出。”

  内心柔软 也爱打抱不平

  谈到自己的性格,张天爱称会和“太子妃”一样对很多东西容易一下子投入进去,爱自我调侃、打鸡血,也像幺鸡一样有“女侠”精神,爱打抱不平。

  “我在生活中也是挺爱打抱不平的性格,受不了周围的人做没礼貌的事。我还没在这个圈子里拍戏的时候,有一次拍广告,现场一个80岁的老奶奶拍了一天,剧组拖到11点收工,没有车送她,地铁停了。80岁还不是给家人孙子孙女挣钱?我问她,为啥家里人不接,她说‘明天上班,忙’。当时说得我特别心酸。我20岁出头,在那个环境我也是小演员,但我受不了他们态度那么轻慢。我蹭一下子站起来,跟他们吵起来,只好‘恐吓’他们,‘如果奶奶出了什么问题,你们所有人都要负这个责任’。”后来工作人员他们才安排车送老奶奶回家。临别时张天爱跟奶奶抱了一抱,“那一瞬间我就哭花了妆,我家里也有老人,我想到这里就控住不住了。”她称自己生活中其实也很感性。

  ■对话张天爱

  机会来了要感恩

  京华时报:成名前后你党得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张天爱:以前的我只有拍戏时特别自信,工作上面对问题上都不太敢说话,现在一点点过来,没有那么多包袱。我也在锻炼自己口才,跟你们讲话,我都会有收获,检讨自己哪些时候掌握不好聊天节奏。

  京华时报:感党一年多来你通告挺满挺拼的?你属于事业心很强的吗?现在还会有危机感吗?

  张天爱:我应该不是(事业心太强),只是机会来了要感恩。一直都没有危机感,但我会不断有角色上的要求和压力,都会紧张。

  京华时报:据说你是最近一段时间才党得自己真的火了?

  张天爱:对,因为一直在拍戏,很少能感受到火不火,后来大家遇到,会问‘你是太子妃吗?’但我也没有觉得挺红,只是最近都是跟很多很有名的艺人一起上新闻,才觉得可能火了。

  京华时报:成名会让你有负担吗?比如有很多粉丝机场接机,走路上被认出。

  张天爱:没有负担,我的粉丝女孩偏多,现在有男孩,他们都特别有礼貌,不会说打扰,我们就像很久没见的朋友一样,不着急赶飞机时也会中途聊天。

  京华时报:出道以来你最苦的时候是跑龙套时期吗?

  张天爱:其实都还好,只是身体极限才会觉得苦,就是这次拍“全世界”时最后稻城的戏份高原反应了,吸着氧完成了拍摄。我想送走杨洋和白百何再去医院,因为他们这边的戏就一天就杀青了,如果我马上确诊马上走,杨洋和白百何还要被耽误在这里四五天。他们都说,小爱身体要紧,我们不拍了,删这个戏。但我有压力啊。还好这场戏证明了付出都值得。

  京华时报:所以有时候你还挺神经大条,碰壁的经历现在回忆起来也都党得没什么?

  张天爱:那些经历,现在想起来也会想表扬自己,当时和演员朋友一起跑50多个剧组递资料,“太子妃”之前我都自己跑组的,没有一家会给我回馈的,有时候会眼眶一红。但那时候我会自嘲,一个月跑50多个剧组,竟然没得一分钱。热爱的事情我会坚持,但会给自己一个期限,如果多久了没实现进步,我可能会转去其他,但还好我比较幸运地实现了。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